hth华体会网页版

hth华体会网页版-台湾花莲县五子灭门案!父母失踪9年后在山林中发现凶手

发布时间:2022-07-21 21:52:27 发布人: 华体会hth官方网站

  我国台湾省花莲县的吉安乡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,这里依山傍水,绿意盎然。西面的山上景色美丽,可以俯瞰整个吉安;而且当地人有去山上打猎的传统,因此经常有人在这里来往。

  2015年6月的一天,当地人林俊雄和往常一样,叫上了三五好友,去山上打猎。

  来到上面还没多久,突然,一条毒蛇从他面前的路上穿过。这让林俊雄吓了一大跳,然后躲进了旁边的密林中,惊魂未定的他刚喘了一口气,就觉得自己脚下似乎踩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。

  林俊熊出于好奇心,拨开了东西上的几片树叶,随后一个白色的东西就漏了出来。林俊雄也没多想,就把它拿了起来,结果竟是一个骷髅头!

  林俊雄差点晕过去,还好朋友及时赶来,随后他们打电话告诉了警察。当地警方赶到现场,展开了仔细的侦察,这一查竟然查出了两具人体骨骼!

  两具尸骨都在一个位置,位于山的东面,从这里可以看到山下的吉安乡;而且现场还找到了一副金丝眼镜和一瓶废弃的农药瓶,上面的日期依稀还可以看得出是2006年!

  警方看到2006年,立刻绷紧了神经。2006年,就在下面的吉安乡曾发生过一起惊天灭门惨案!那么这两具尸骨究竟会不会和灭门案有什么关联呢?那起灭门案具体发生了什么呢?凶手会是什么人呢?

  2006年的9月,天气炎热异常,吉安乡的一处住宅区传来了阵阵的腐臭味,邻居们纷纷走上街头,想查明臭味的源头。

  “该不会是谁家的东西变质了吧!也不及时处理一下。”村长邓双奎很好奇味道的源头在哪。所以他就顺着味道,来到了258巷25号,一栋三层的住宅门前。

  这家的主人叫刘志勤,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这个人戴一副金丝眼镜,看上去很斯文,有些默寡言,不太和邻居们来往。但是他家是个七口之家,家里有五个孩子,十分可爱,妻子也很热情,看上去特别幸福。

  邓双奎于是敲了敲这户人家的大门,可怎么样也敲不开,似乎无人在家,这时邓双奎就隐隐约约的感觉不太对劲:这家七口人很少出门,怎么今天就是无人回应呢?

  原本邓双奎想第二天再来,可散发出的味道实在难以忍受,而且他心里莫名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于是他叫来了片区警察,希望警察能帮忙打开这家的大门。

  片区警察来到现场,一闻到这个味道,就感觉不妙,随后他强行打开了大门。打开门的那一刻,里面的恶臭猛的一下子冲了出来,而且飞出了大量的苍蝇!

  警察和邓双奎都感觉这家出事了,此时的屋里漆黑一片,全是苍蝇的声音,而且臭气扑鼻。但是警方和邓双奎还是壮了壮胆子,拿起手电就走进了屋内。

  在一楼只发现茶几上放着几摞现金和金银首饰,还有被几棵已经死了的草,大家没做停留,继续上楼;二楼虽没有异常,但臭味更浓了一点,而且苍蝇更多!此刻大家心里都打起了鼓,抱着十分忐忑的心情走上了三楼。

  上了三楼以后,众人差点被腐臭味赶跑,这里就是恶臭的源头。此时的村长邓双奎用手电看到三楼门口卫生间的门半开着,他感到很奇怪,就去推了推门,结果门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,随后他就拿手电筒一照。

  警方看到邓双奎的反应,立刻推开卫生间的门,结果竟然有五个孩子躺在地上,身上盖着棉被,脖子上勒着铁绳,嘴上穿过了铁丝,眼睛被胶布遮上!这间屋子里还有大量的苍蝇和蛆虫,看样子五个孩子已经死了很久了!

  邓双奎等人差点吐出来,他们第一次看到那么残忍的现场,随后下楼打电话,叫来了刑警,帮忙调查。

  刑警们赶到后,掀开了盖在孩子们身上的棉被,只见孩子们双手双脚都被铁丝反绑,像虾一样弓着腰,尸体已高度腐烂,肚子上蛆虫横生。在拍照取证之后,警方将尸体运走,让法医进行鉴定。

  由于孩子们已经死亡多日,法医在撕开他们脸上胶布的时,竟然把孩子的眼皮眼球都拽了下来!

  家里的其他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,完好无损。只有卫生间的所有门窗、通风管道、下水道都被人从里面用胶布和塑料袋堵住。可是五个人的尸体散发出的臭味终究无法掩盖,传向了整片街区。

  经过鉴定,五具尸体分别是刘志勤夫妇的五个子女,分别是:长子刘昱辰,18岁,刚上大学;次子刘昕辰,17岁,高三学生;长女刘其臻,14岁,刚上高一;次女刘其恩,12岁,高一学生;幼子刘北辰,10岁,小学生。

  据法医初步鉴定,死亡时间是在九月四号到九月六号之间,凶手为了不让孩子们发出声音,竟然直接用铁丝硬生生的扎进了孩子的下颚,而后从嘴里穿出来打成一个结,而且那一刻孩子们还活着!在法医解开铁绳时,一名孩子的下颚直接掉了下来。

  可以肯定,这是一桩性质极其恶劣的灭门惨案!从死亡的人数到凶手的作案手法都非常的恶劣,而且凶手应该是蓄谋已久,做了精心的计划。

  那么现在,本案的最大疑点来了:孩子们全部惨死家中,那么他们的父母刘志勤和林真米怎么就找不到了呢?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呢?难道他们也遭遇了毒手?

  据调查,男主人刘志勤于1958年出生,经营着一家名叫“魔幻家族”的摄影公司,这家公司在台湾还有几处分店。原本家里的生活还算比较富裕,可是近几年由于经营不善,公司开始走向了下坡路。

  为了避免公司破产,刘志勤向亲戚和高利贷组织借了上千万的贷款,才勉强维持公司运作,可是生意依旧每况愈下,欠下了一屁股债。

  刘志勤家是重组家庭,他的妻子林线岁,是他的第三任妻子;刘志勤家最小的两个孩子就是现任妻子所生,其他三个孩子都是前妻生下的。

  案发现场的一楼客厅桌子上,放有几摞现金和很多金银首饰,刘志勤夫妇的身份证明和重要证件也都在客厅里,看来凶手不是单纯的为了图财。

  另外现场的门窗十分完好,没有被撬开的痕迹,更没有打斗的痕迹,另外孩子们的身上也没有其他的外伤,大概率是熟人犯案。

  因此警方兵分两路,一路继续勘察现场,另一路先将查案的重点,放在了与这家人关系密切的亲戚、朋友、邻居身上。

  警方调查了刘志勤一家的亲戚,根据亲戚们所说,他虽然有欠款,但还不至于到山穷水尽的境界,大家都信他能东山再起,因此也没有催促过他还钱。

  刘志勤家附近的邻居则反映,这家男主人刘志勤不常与邻居来往,倒是妻子林真米会喜欢和邻居交谈。

  此时警方在三楼卫生间发现了三根烟蒂,这三根烟和刘志勤在烟灰缸里留下的是两个牌子。警察们受到了鼓舞,立刻对烟嘴上的DNA进行检验,一下子就锁定了一个犯罪嫌疑人,刘志勤的朋友:肖某。

  警方赶往肖某家中,将他带回警局。警局里,肖某坚称自己没有罪,他交代自己确实在九月一号去过刘志勤家,可从那之后他就去忙其他的事了,再也没去过。

  警方对这个说法半信半疑,开始对他的行程进行调查,结果却发现他所说的确实属实,肖某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。

  烟头的线索一下子断了,但肖某也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:自己当时只去了刘志勤家的一楼,根本没有上过楼,所以烟头也被放在了一楼的烟灰缸里。

  这一番话引起警方好奇,如果他所说的是真的,那么凶手为何把三个烟头丢在卫生间,想要嫁祸给肖某呢?

  审讯的警察正在思考之时,现场警方又传来了一条消息:在现场门缝里找到了两张纸条。

  另一条写在了一张1000元面值的新台币上:“258巷25号,遭绑控制,危急,请快报警!”

  警方对字迹进行了比对,发现两张纸条内容都是房主刘志勤写下的。似乎是男主人在求救时没能送出去求救消息。

  难道刘志勤夫妇遇到了绑架案?夫妻二人下落不明是被绑匪绑到了其他地方?这样的疑问萦绕在警方的心头。

  可是警方冷静分析后,又感觉很奇怪:明明刘志勤夫妇准备好了大量现金和首饰放在客厅,可绑匪却没有要,反而杀了人?而且这些绑匪为什么要把孩子们杀害后,再拐跑夫妻二人呢?这样做有些多此一举。如果夫妻二人真的被绑走,现在又在何处呢?

  这天,负责在案发现场周边打听消息的警察没有闲着,他们对刘志勤家附近的全部邻居做了仔细地审问,结果还真问出了一些端倪。

  有一位邻居反应,她曾看到过刘志勤的妻子林真米在九月四号出来丢垃圾。警察感到奇怪,丢垃圾有什么不对劲呢?

  那位邻居解释道:“因为刘志勤家的大人从来不丢垃圾,都是他们家的孩子出来丢,所以我当时觉得很好奇,上前问了问林真米。结果她心不在焉的,被我这一问吓了一跳,然后她说是为了买鱼,顺手丢个垃圾,还让我一会去她家拿几条新买的鱼。”

  警方一边记录,一边听她继续说:“我当时就觉得她神情很奇怪,但是当天晚上我还是去了他们家,按了半天铃铛都没开门,车也不在,我就以为他们出门了。”

  这一情况让警方初步推算出了孩子的死亡时间,大概率是在九月四号,并且专案组开始搜索刘志勤的座驾。

  “他们两个人去火车站干嘛?”这样的疑问一直缠绕着警方,于是当地警方决定一方面搜索火车站监控录像,另一方面扩大搜索范围,在台湾全岛进行搜寻。

  此事引发了社会的巨大轰动,五名孩子惨死家中,父母也消失不见,全台湾的媒体争相报道,甚至一些外国媒体都表示关注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警方肩上的重担也越来越重,全社会都在给警方施加压力,希望他们尽早破案,可惜警方还没有找到关键的线索。

  这个时候,法医带来了条重要的消息。法医这边告知专案组:五个孩子不是一个时间死的。

  具体来说,最先死的是长子刘昱辰,在九月四号凌晨就已经死亡;随后,最小的儿子刘北辰在九月四号中午被杀害;再往下就是刘昕辰,在九月四号晚上死亡;可是此时,刘志勤的女儿们都还没死,这两个女孩死亡时间竟然在九月六号!中间竟隔了一天,甚至还去上了学,女儿死时还穿着校服。

  警方大吃一惊,结果,刘昕辰的老师又提供了重要线索:“九月五号,我收到过刘昕辰的妈妈打来的电话,说他儿子不舒服,不能去上学了。而且电话里还听到了他们家女儿嬉闹的声音。”

  这两天线索表明:很有可能他们的母亲林真米已经知道自己三个儿子死了,却装作若无其事的给几个老师打电话请假,林真米在撒谎!

  随后警方就前去学校进行确认,原来长子刘昱辰因为大学开学较晚,一直在家中,所以最先被杀害。两个女儿应该一直被蒙在鼓里,甚至在五号那天被夫妇二人送去学校上学,老师还见过他们。

  难道是孩子们的父母下完手再装无事发生?警方对这个结果有点不敢相信,因为他们无法想想身为父母怎么会对自己的孩子们下手!警方此时还只是猜测,可一段监控录像让案件发生了转折。

  原来警方在火车站附近商店的监控中,找到了夫妻二人的身影,那已经是案发之后了,监控上的他们二人竟然装作无事,在车站买了肉包、咖啡等食物,有说有笑!没有一丝丝被胁迫的痕迹。

  一位警官凭借自己的直觉,突然要求再播放一下案发前几天的监控,结果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!林真米竟然在这里还买过大量胶布、钳子、铁丝、手套等工具,这和案发现场发现的东西一模一样!

  警方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谋害自己五个孩子的父母?他们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呢?

  此时办案的目标变成了全力搜索刘志勤夫妇二人的下落,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问个明白。警察考虑到夫妻二人没有拿走关键证件,而且还丢下车跑了,推测他们没跑多远。

  警方给媒体放出了一些照片,利用公共平台继续征集线索。其实直到这一刻,很多警察的内心都还是相信,刘志勤夫妇这样做是被逼无奈的,或者说不一定是他们亲手做的,他们只是恰好买来了工具。

  原来前文提到的那盆死掉的草正是鱼藤,这盆草的根都不见了。鱼藤是一种观赏性盆栽,但是它的根被人体触碰后会引起恶心等症状,过量使用会使人昏迷!

  在此之前,警方就已经推测出孩子们是在被迷晕之后遇害的,但是法医那边一直没找到药物反应,警方也没在现场找到。

  正好有一天,一位刑警家里有人从事过捕鱼,这名刑警在一楼发现了死掉的鱼藤,他知道这种草一般在捕鱼时被用来当做,立刻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其他同事。

  警方立刻对鱼藤展开了调查,发现竟然是男主人刘志勤找朋友借的,他对朋友说自己的儿子需要写论文,想研究一下这种草。朋友不加怀疑地借给了他。

  通过警方不懈的努力和追查,终于在现场的一块胶布上找到了半枚指纹,而这枚指纹正式男主人刘志勤的!他在作案时一直带着手套,可还是出现了疏忽,留下了半枚指纹。

  但这还不是最为关键的,最关键的在于这对禽兽父母竟然把杀害孩子的全过程给录了下来!

  警方在现场勘查时,发现由于刘志勤公司主营业务是摄影摄像,因此家里有许多的相机,警察出于严谨的态度,对这些相机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。

  大多数的相机都被放在了显而易见的地方,而且还未被用过,可唯独有一个相机,放在了夫妻二人房间的角落里。就是这台不起眼的相机,记录下了二人杀人的决定性证据!

  虽然相机的储存卡缺失了一部分,但专案人员运用技术手段,还原了相机里的内容,发现视频竟是林真米拿着相机记录下来的。

  只见视频里的刘志勤脸色惨白,头发凌乱,在他身下用腿压着的是他的女儿,此时的女儿已经昏迷,丧心病狂的刘志勤一边哭一边拿起铁丝的尖端,恶狠狠的扎穿了女儿的下颚,旁边还传来了林真米阵阵的哭声!但他们还是没有停手,在把女儿嘴穿透以后,然后用铁丝慢慢勒死了女儿。

  这一刻的刘志勤已经不是个人,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恶魔!林真米并未阻拦,反而继续拍摄,她是刘志勤最得意的帮凶!

  看到这里的专案组警察们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由于视频里的内容太过于残忍,很多警察都没忍心看完,或者直接哭了出来。无法想象,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父母!

  专案组负责人看到大家都垂头丧气,对他们说道:“我们不能因为犯人的残忍就退缩泄气,应该为了五个孩子们,把犯人绳之以法!一定要问问他们是为了什么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!”

  可是这一追踪就过去了九年,这些年警察们找了无数的地方,甚至蹲守在五个孩子墓旁,就是没等来刘志勤夫妇。后来负责这起案件的几位主要警察纷纷退休,后面的一批批警察也没有找到丝毫的线索。

  时间一晃来到了2015年,登山捕猎的林俊雄竟然误打误撞,发现了两具尸骨。警方闻讯赶来,他们对现场的金丝眼镜和产于2006年的农药打起了精神!而且尸骨被发现的地点都能看得到当年那起案件的案发地!

  警方立刻对尸骨进行了化验,经过DNA比对,发现正是刘志勤、林真米二人!这对夫妻竟在案发后没几天,喝农药自杀了!

  在场的工作人员又恨又惋惜,恨这对夫妇的冷漠无情,惋惜没能亲手将他们绳之以法!没想到这对魔鬼夫妻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终结了生命!

  这起灭子案件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十五年,凶手二人也已自杀,可还是有非常多的疑点没有揭开:他们为什么要杀死自己全部的孩子?夫妻二人的尸骨为什么那么多年后才被发现?为何明明是自己杀了人,却在现场留下了求救字条和朋友的烟头?

  这一切都随着二人的死变成了未解之谜!不知道各位读者如何解读这起案件呢?欢迎大家积极讨论。